村上春树最经典的名言句子

村上春树最经典的名言句子

过去曾经有过这样的时代,任何人都想活得冷静。——《且听风吟》

每当要做点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无法在这一行为可能带来的结果与回避这一行为所可能带来的结果之间找出二者的差异——《再袭面包店》

一个人完全理解另外一个人果真是可能的嘛?也就是说,为了解某某人而旷日持久地连续付出实实在在的努力,其结果能使我们在何种程度上触及对方的本质呢?我们对我们深以为充分了解的对象,难道真的知道其关键事情吗?——《奇鸟行状录》

追求自身的价值,正像测量没有计量单位的物质,指针不会发出铿然一响,停顿在某个位置上。——《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你再怎么才华横溢,也未必就能填饱肚皮;但只要你拥有敏锐的直觉,就不必担心混不上饭吃。——《1Q84》

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十四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遇见百分百女孩》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挪威的森林》

那时我懂了,我们尽管是再合适不过的旅伴,但归根结蒂仍不过是描绘各自轨迹的两个孤独的金属块儿。远看如流星一般美丽,而实际上我们不外乎是被幽禁在里面的、哪里也去不了的囚徒。当两颗卫星的轨道偶尔交叉时,我们便这样相会了。也可能两颗心相碰,但不过一瞬之间。下一瞬间就重新陷入绝对的孤独中。总有一天会化为灰烬。——《斯普特尼克恋人》

直率地说,"他以严然节约能源般低小的声音开腔了,"对你刚才所说的,我觉得一不很理解,二不太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种类不同的东西。但我想你恐怕又不理解也不感兴趣。——《奇鸟行状录》

重大知识,意味重大责任。

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且听风吟》

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我们的心不是石头。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面目全非。但心不会崩毁。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无论善还是恶——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神的孩子全跳舞》

身处周遭如一口深井,我不知道黑洞洞的井底通向哪里,只知道前方的征途是星辰和太阳;我不知道前方的路还有多远,只知道我将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过完万圣节,冬天好像一个干练的税务官,简介少语、确实无误地姗姗走来。曾几何时,河里已然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赛艇也消失了踪影。.............刮过河面的风好似刚刚磨亮的大砍刀,寒冷锐利。白天迅速变短,云层愈来愈厚。——《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刚刚好,看见你幸福的样子,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回头看,不准偷偷想念,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儿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舞舞舞》

今天的投资网络要细密得多,结实得lizhaoxiang.com多,远非过去所能比。庞大的电子计算机使之成为可能,进而把世界上存在的所有事物和事象巨细无遗地网入其中,通过集约和细分化,资本这具体之物升华为一种概念,说得极端一点,甚至是一种宗教行为。人们崇拜资本所具有的勃勃生机,崇拜其神话色彩,崇拜东京地价,崇拜奔驰汽车那闪闪发光的标志。除此之外,这个世界上再不存在任何神话。——《舞,舞,舞》

话虽这么说,却又无法排除每次都如影随形地出现的隐隐约约的疑念。莫非我向毫无用处的东西一味倾注时间与精力不成?莫非我提着沉重的水桶马不停蹄的赶往连绵阴雨弄得大家束手无策的场所不成?难道我不应该放弃画蛇添足的努力而委身于自然的河流?——《斯普特尼克恋人》

信终归不过是信,即使烧了,该留在心里的自然留下,就算保存在那里,留不下的照样留不下。——《挪威的森林》

我双手插进衣袋,站在窗前凝望如此景致。一切都与我无关地拓展开去,一切都在与我无关——与任何人无关——的情况下生生不息。雪下了,又化了——《寻羊冒险记》

至于我是何以抛弃原来世界而不得不来到这世界尽头的,我却无论如何也无从记起,记不起其过程、意义和目的。(名人名言www.lz13.cn)是某种东西、某种力量——是某种岂有此理的强大力量将我送到这里来的!因而我才失去身影和记忆,并正将失去心。——《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你心中黑暗的混乱依然故我。对吧?你怀抱的恐怖、愤怒和不安感丝毫没有消去,它们仍在你体内,仍在执拗地折磨你的心。——《海边的卡夫卡》

这是初秋一个天朗气清的午后——同恰好一年前我去京都探望直子时一模一样。云如枯骨,细细白白,长空寥廓,似无任何遮拦。又是一个秋天,我想。风的气息,光的色调,草丛中点缀的小花,一个音节留下的回响,无不告知我秋天的到来。四季更迭,我与死者之间的距离亦随之渐渐拉开。木月照旧十七,直子依然二十一,永远地。——《挪威的森林》

仅仅是因为和别人不一样,就可能被嫌弃。大人们的世界也差不多,但这在孩子们的世界里表现的更直接。——《1Q84》

不管那社会原来何等恶劣,不管改良的余地多么稀缺,我们都必须不断强化它,哪怕一星半点也好。恰恰是这样的意志,恰恰是忍着痛楚坚持社会开放性的强烈意志,才能正确地激活我们内在的封闭性。——《无比芜杂的心绪》

但当年的确曾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和蔼待人,这份感触至今仍牢牢地留在我心里。尽管看来当时并没有起什么作用,我却觉得,正是关于那份感触的记忆坚实地支撑着现在的我。那就像一种社会训练。恐怕人生中注定有那么一段时期,要狠狠使用平时很少用到的肌肉,哪怕这种努力并没有结果。——《爱吃沙拉的狮子》

搜索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