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经典语录

川端康成经典语录

在表兄举行婚礼的可庆可贺的日子里,亡父遗留下来的礼服装饰过我的躯体,而在举行数不清的葬礼的日子里,却把我送到了墓地。我终于成了参加葬礼的名人了。

秋天也是从脚心的颜色、指甲的色泽中出来的。入夏之前,让我赤着脚吧。秋天到来之前,把赤脚藏起来吧。夏天把指甲修剪干净吧。初秋让指甲留点肮脏是否更暖和些呢。秋天曲肱为枕,胳膊肘都晒黑了。假使入秋食欲不旺盛,就有点空得慌了。耳垢太厚的人是不懂得秋天的。——《初秋四景》

即使和幽灵同处地狱也能心安理得;随便什么时候都能拔腿而去。这就是我,一个天涯孤客心底所拥有的自由。

镜里映现出披上红叶的重山叠峦。镜中的秋阳,明亮耀眼。——《雪国》

贫寒之中自有一种强劲的生命力。——《雪国》

一切艺术都无非是人们走向成熟的道路。——《纯真的声音》

人与人之间的厌恶,夫妇之间的最有切肤之感,实在令人生畏。

千重子低着头。水木真一的面影浮上眼前。那是年幼时的真一——描眉,涂口红,化妆,身穿王朝风格的衣服,坐在祗园祭彩车顶端。不用说,那时千重子也小。——《古都》

但是,看上去她那种对城市事物的憧憬,现在已隐藏在淳朴的绝望之中,变成一种天真的梦想。他强烈地感到:她这种情感与其说带有城市败北者的那种傲慢的不满,不如说是一种单纯的徒劳。她自己没有显露出寂寞的样子,然而在岛村的眼里,却成了难以想象的哀愁。如果一味沉溺在这种思绪里,连岛村自己恐怕也要陷入缥缈的感伤之中,以为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徒劳。但是,山中的冷空气,把眼前这个女子脸上的红晕侵染得更加艳丽了。——《雪国》

我完全明白了。你最好还是不要下到我的世界来。被我拉出来的人,会被封锁在深渊的。要不就可怕喽。我和你来自不同的世界,我将终生向往你,回忆你,感谢你。

远处的崇山叠峦迷迷濛濛地罩上了一层柔和的乳白色。——《雪国》

白花花的一片银色,好像倾泻在山上的秋阳一般。——《雪国》

美在于发现,在(lizhaoxiang.com)于邂逅,是机缘。

与其说昏暗而看不见,毋宁说在黑暗中的记忆里见得更清楚。

舞女从楼上端茶下来。她刚在我的面前跪坐下来,脸就臊红了,手不停地颤抖,茶险些从茶碟上掉下来,于是她就势把它放在铺席上了。茶碗虽没落下,茶却洒了一地。看见她那副羞涩柔媚的表情,我都惊呆了。

在遥远的山巅上空,还淡淡地残留着晚霞的余晖。透过车窗玻璃看见的景物轮廓,退到远方,却没有消逝,但已经黯然失色了。尽管火车继续往前奔驰,在他看来,山野那平凡的姿态越是显得更加平凡了。由于什么东西都不十分惹他注目,他内心反而好像隐隐地存在着一股巨大的感情激流。这自然是由于镜中浮现出姑娘的脸的缘故。——《雪国》

这只茶碗的黄色带红釉子,的确是日本黄昏的天色,它渗透到我的心中。

罪责也许不会消失悲哀却是会过去的——《千只鹤》

江口老人在六七十年生涯中,当然经历过与女人露出丑态邂逅的夜晚。而且这种丑态反而难以忘怀。那不是容貌丑陋的问题,而是女人不幸人生的扭曲所带来的丑陋。

生并非死的对立面,死潜伏于生之中。

即使靠一枝笔沦落于赤贫之中我微弱而敏感的心灵也已无法和文学分开。——《独影自命》

“那棵红得那么鲜艳的,是什么树呢?”“漆树。”苗子抬起眼回答。这当,原来用颤抖的手拢起的头发,不知为什么,一头黑发突然散开,一直披到后背?。“哎呀!”苗子红了脸,归拢头发卷起,口衔发卡别好,但不够用,发卡好像有一些掉在了地上。秀男看着她的姿态和动作,觉得很美。——《古都》

我处在一种美好的空虚心境里,不管人家怎样亲切对待我,都非常自然地承受着。我想明天清早带那个老婆婆到上野车站给她买车票去水户,也是极其应当的。我感到所有的一切都融合在一起。我的头脑变成一泓清水,滴滴答答地流出来,以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感觉甜蜜的愉快。——《伊豆的舞女》

对面的层峦和山麓的屋顶在迷濛的雨中浮现出来。——《雪国》

镜中的雪越发耀眼,活像燃烧的火焰。——《雪国》

搜索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