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冬天环境描写的段落

关于冬天环境描写的段落

冬天迈着轻盈的脚步来到了人间,大地覆盖皑皑白雪,姿态万千。阳光照耀河面,雾气朦胧,几只野鸭点缀其间,生机盎然。

寒冷的冬天来了,北风呼呼地吹着。雪花戴上亮晶晶的六角帽,穿着白色的衣服,走向人世间,使世界到处都是银装素裹的美景,你看,河面上都冻结出冰凌了,冬天真的来了!

春雨是大方的。它似乎知道经过这个冬天地球干坏了,渴坏了,就用微微的雨雾滋润了整个世界。小草尝到了甜头,站得更直了;花朵闻到了香味儿,笑得更甜了;树叶收到了祝福,长得更快了。春雨仿佛听到了它们的生长声,下得更欢了。远处的嫩绿柳条儿,在春雨的笼罩下显得风姿绰约;近处的鲜花儿,在春雨的映照下,淡淡的粉红仿佛新娘脸上的一抹红晕,淡雅中透着高雅娇嫩,春雨不在乎别人超越自己,它尽心地美化着这个世界。

不一会儿,一层薄薄的白雪,就像巨大的、轻柔的羊毛毯子,覆盖住了整个大地。这是入冬后的第一场雪,虽然不是很大,但给大地和人类带来了勃勃生机。

初暖乍寒的季节,清风没有冬天的凛冽,阳光没有六月的炎热,暖中带着一丝凉意,寒中透着舒适的暖,春光泄漏在千山万水中,催红了樱桃,催绿了芭蕉,让寒谷回春,到处姹紫嫣红,草长莺飞,一片春意盎然的勃勃生机。用一种感恩的心情,感谢大自然的馈赠,看远山如黛,春深似海。坐在柔软的草坪上,享受着暖暖的阳光,还有花香中夹杂着泥土的清新气息,仰起头,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柔柔的风,

冬爷爷在寒流中慢慢地走来了,他年级太大,走起路来,嘴里呼呼喘着粗气,吹得大树光秃秃,吹得人们冷飕飕。白云奶奶没戴老花眼镜,把白雪当成了棉花糖,全都撒在了地上。

春天,它不像夏天那样干枯炎热,不像秋天那样冷清,也不像冬天那样寒冷。而春天是一个生气勃勃,充满活力的春天。这使我想到了我们的母亲,母亲就像大地,母亲生下我们,我们就有了生命,大地回春了,就等于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所有的生命都重新来过。

冬天来了。南方的冬天不下雪,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无法领略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丽雪景,无法与雪花乱舞,无法目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况。

冬雪纷飞,覆盖庭庭深院,无瑕美景,眼影摇曳。枯河岸边风尘年少,容颜憔悴,任由雪花沾满衣裳。北风呼萧,瘦弱身躯显得几分摇晃,凝眸寂廖石桥,眼丝伴着几分期待,亦不知等着谁人归来。

寒冬中显真情。在每一个冬天,我都感觉不出寒冷,因为有爱的存在。爱可以使冰川融化,可以使人不再孤单,做事也有了动力。渐渐的,我喜欢上了冬天。每年不只盼望春天,更盼望着冬天的到来。在不断的长大中,我也学会了给予别人关爱。爱是相互的。在我心中,冬天的味道是淡淡的甜味。

在有欢声笑语的校园里,满地都是雪,像一块大地毯。房檐上挂满了冰凌,一根儿一根儿像水晶一样,真美啊!我们一个一个小脚印踩在大地毯上,像画上了美丽的图画,踩一步,吱吱声就出来了,原来是雪在告我们:“和你们一起玩儿我感到真开心,是你们把我们这一片寂静变得热闹起来。”对了,还有树。树上挂满了树挂,有的树枝被压弯了腰,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真好看呀!

冬天,非常寒冷。说实话,我不希望它来临,可是它来临时,我却有异样的感觉。

萧索单调的冬季里,总是在盼望春(lizhaoxiang.com)天。盼望她的草长莺飞,丝绦拂堤,盼望她的千树琼花,碧波涟漪,盼望她的兰馨蕙草,润物如酥;盼望她的春色满园,落红如雨。

冬姑娘穿着白裙子,带着钢琴,踏着“风雪轮”悄悄走来了。

因为有你,这个冬天有了浪漫,一切都很温暖。我要让你懂我全部的心思,一个微笑,一个眼神,都是默契。我愿意走入你的心田,成为另一个你。在爱情的国度里,总会有一个主角一个配角,累的永远是主角,伤的永远是配角。人生可以重复着初恋,却不可以重复着后悔。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我的小脸被冻的有一些发紧,还有一些痒,,虽然很冷,可是这种寒冷也被我那快乐的心情覆盖了。

树上都是雪,就像树上有一串串棉花糖;山上也有雪,就像山穿了一件皮大衣;马路上也是雪,我们一踩,嘎吱嘎吱的;房沿上结了厚厚的冰;房顶上的雪连成一片,像白色的海洋。路上的行人有的把手放进口袋;有的把手放在袖子里;还有的人不停的打哆嗦,不知如何是好。我穿的厚厚的,像一个北极熊。

冬天,雪花象晶莹透明的小精灵,调皮的翻着跟斗飘落在山腰上,落在大地上。

暗夜中星辰敲打着我心扉,正如你离去泪珠落在我心上,时间很久了,久我心里只有你清晰面容,声声诉说着不舍离情。

晚上我睡在床上,听见外面的风呼呼地吹,好像老虎在怒吼。狂风吹得我家的窗户发出了“砰砰砰”的响声,害得那些老年人睡觉都成了问题。那响声响得还把熟睡的人都能够吵醒。

东方的朝霞染红了半边天,可害羞的太阳却迟迟不敢露面。入冬了,天气变得愈加寒冷,一阵寒风迎面吹来,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埋下头,硬着头皮向前走,只觉得透心的冰凉。

祠堂里散落着些许稻草,看上去有些杂乱,边上本来有一方石磨的,现在已经不见了,耳边惊起一声燕鸣,我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以前,那时的冬天,他会与几个叔叔伯伯一起,推起石磨,而一个稍大些的姐姐则时不时地往石磨中心的空洞上舀些米,那潺潺乳白色的匀浆,不多时便会从磨中淌出,被接进一个大桶中,他们用这个来制作节日的面食,直到如今,那朴素的米香,还徘徊在我心底,久久不曾离去。

一个严寒的冬天,他的妈妈在一个干农活的黑奴住纺小屋里,生下了他。

我温暖了你的冬天,你却冰冷了我的四季。

晨曦,旁边菜地里的丝瓜藤蔓一簇簇顺着架的方向生长着,叔佝偻着背,那一团黑只有满头的银发在向东的那一缕阳光里闪耀,熠熠生辉。

搜索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