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马仕总裁回忆录:奢侈中的经典语录名句

爱马仕总裁克里斯蒂安·布朗卡特回忆录:奢侈经典语录句子赏析,在书中,作者记录了在爱马仕担任CEO期间与全球各界名流的交往和这个行业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通常断断续续写于旅途与公差途中。无论如何,此书的中心仍然 是爱马仕这个奢侈品王国,它的理念、它的工匠、它的神秘,及展现在作者眼中的它的魅力和灵魂。融合家族、品牌、集团、金钱、权力、荣耀、传统、创意、人性、欲望、品质与美的体认与书写。

我们面对的是奢侈品业最危险的角色,因为中国懂得什么都看,什么都做,什么都能弄明白。中国有时间。中国人拥有永恒。中国模式会一直令我们害怕,也会一直给我们以激励。

人,虽然有时狂妄自大,但还是从那些懂得从头开始、反复倾听以及原谅对方的人身上获得了力量。

奢侈品有责任让人的手复活,为那些稀罕的,有时甚至是独一无二的东西找到资金与空间,因为有我们这些品牌,还能找到一个体面的出路。

爱马仕是个世外桃源,在这里手的律法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人们在此学到的:人手是神圣的。世上的任何机器、任何电子设备,永远都不可能在此处替代它一个针脚的动作、一个姿势的技能。

中国会是客户,但它也会是竞争者。

奢侈品业应该深入下去重新寻找物品的根源,到最古老、最遥远的文化深处,为一种消失的手势、形式和色彩重新赋予生命,将某种古老的、已被遗忘的时尚诠释出一种新的现代感。

繁忙人最怕要等用几多分钟爱别人文明人爱到最狠可疯恋几多十人

真正的奢侈品是变色龙,是栅栏,是兴奋剂,是煽动者,它让人安心,给人爱抚,让人平衡;它自我证明,自我解释;或者相反,没什么可说,只存在而已,只因其美丽而恰当。

人们可以改换几名水手lizhaoxiang.com,但船舱还是保持着老石块的颜色。而在真正的奢侈品业,它们被使用磨损是应该的,为的就是要优雅。旧的没有严重损坏就不能换成新的,对那些还很好用的东西要存有耐心和敬意,以带来必要的更新换代!

品质在所有阶段都存在。从工匠到销售员,每个人都承载着这样的理念:他所完成的就是品质的一部分。品质铭刻在时间之中,从而让物品能以一种超越我们自身的完美比其主人存在得更久。品质本身可以看到,可以摸到,却不自我辩解。

我欣赏的,是她那种没有商量余地的强硬,那种令人无可奈何的女人劲儿,这些都是另一个时代的东西。

品质铭刻在时间之中,从而让物品能以一种超越我们自身的完美比其主人存在得更久。……品质与美携手同行,乃是上天恩赐的旅途伙伴;而美,则是生命的死党,感受与愉悦的供给源泉。……质量是一道屏障,没人敢于去逾越它而不担着被抛弃的风险。

人生就是奇妙得很,巧合一重接着一重,并不考虑你愿意还是不愿。假如愿意,那便是奇迹,假如不愿意,估计就只能归结为命。

苏西沉着冷静,是个司芬克斯般的人,阿谀奉承对她无效。

唯有自由,才能造就创意。一款香水构成的是一个整体,要审慎挑选名字和瓶子的样式。奢侈品是一门完整而全面的科学,什么东西都不应逃避对于最小细节的检验。它需要兼收并蓄、品位、优雅,以及完美。

获得一件名牌奢侈品成了无数人的一股欲望,一样不应拒绝的美食,为了传达一种成功,一种人生的境界,宣告一种胜利,或者干脆就是为了得到承认。……柔美的皮革与丝绸、店家的精心款待、厚实的地毯、艳丽的礼服……而在这一切背后,藏着的是饥肠辘辘的食人妖怪。

中国在世界上是这样一个地方,在这里,对成功的追求是精神上最重要的东西。父母准备为他们的孩子付出一切牺牲。每个人都在向别人以及世人证明,他们是最棒的。在中国,成功就是要让人知道,让人看到。

法式奢侈是对一种存在方式、一种地理特征、一种哲学传统以及一种历史渊源的表达,这给我们的产品加上了一种极其特殊的文化维度,以及最终的一种超前寿命。

拿出时间来好好做事情,拥有自己当下的时间,分享自己宝贵的时间,或者把时间留给自己,并真实地考虑时间能给一件东西带来的,一如它赋予每个人的命运,那是一种浓度、一种机会、一种价值。如此才能开始为奢侈下定义。

被归为奢侈范畴的物品,乃是生活的伙伴。而且要想让其持久,如果可能的话,永远陪伴其主人,那就应该这样看待它们。物品需要抚摸、感受、关爱,对此不必大惊小怪,因为它属于每个人自己的世界。

法国仍然承载着自由、创造,以及某种幸福的形象。这种怀旧与生命喜悦的混合赋予了法式奢侈一种质感、一种芳香,在别处是找不到的。

奢侈品业中且仍属于家族的那些老品牌,都和时间保持着一种美好的关系,这令它们得以躲避各种恶劣天气,却让那些急于求成或者不管不顾的家伙大吃苦头。

苏西·曼奇斯既不试图取悦谁,也从没想诱惑谁。她就是她自己,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她说的是她自己的话。……她就在奢侈之内,而且是在中心。

搜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