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名言警句

孟德斯鸠名言警句

在东方,人们总是要娶许多妻子,为的是取消她们在我们这样气候的国家中对我们所具有的极大势力。但是在君士坦丁堡,只许有一个妻子的法律却给妇女以巨大的权力:这样的情况往往使统治变成软弱无力。

社会是人群的集合体,而不是他们各自本身。

法律最具力量之所在,莫过于公民服从官吏。

一个人想要在这世界上成功,他必须表现的象个傻瓜,却很聪明。

在罗马有一种尊严法,这种法律是针对着想危害罗马人民的人们的。提贝留司利用了这个法律,不过他不是用这个法律来对付原来规定的对象,而是用来对付他所憎恶的或不信任的一切人。受这个法律所管束的不单单是行动,而且有言语、表情、甚至思想,因为在两个朋友之间相互倾诉的由衷之言是只能被视为思想的。在宴会上面于是不再有自由,亲戚之间也不再相互信任,奴隶中间也不再存在着忠诚。君主的伪善和阴郁感染了所有的人。友谊被看成是一种危险的暗礁;讲真心话被认作冒失的行为,美德则只不过是可以在人们心中引起回忆往日幸福的一种矫揉造作的表现罢了。——《罗马盛衰原因论》

在开始的时候,罗马并没有卫戍地。他们把他们的全部信任放在他们沿河驻扎的军队身上;在那里,每在一定间隔的地方都筑有塔楼以供士兵居住。但是当人们只有坏军队的时候(常常甚至没有任何军队留下来),边界不再能保卫内地,它就需要设防了。于是设防的地点比较多,但兵力却比较少了;逃避的地点比较多,但安全反而比较少了。——《罗马盛衰原因论》

如果我阅读得和别人一样多,我就知道得和别人一样少。

在必然有身份差别的国家里,就必然有特权的存在。

能将自我的生命寄托在他人的记忆中,生命仿佛就加长了一些;光荣是我们获得的新生命,其可珍可贵,实不下于天赋的生命。

衡量一个人的真正品格,是看他在知道[lizhaoxiang.com]没有人会发觉的时候做什么。

礼貌使有礼貌的人喜悦,也使那些受到人家礼貌相待的人们喜悦。

自由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力。

君士坦丁堡的人民永远是分成两派的:“蓝派”和“绿派”。这两派是从观众在剧场中对某些优伶的不同程度的捧场而产生出来的。在跑马场里,穿着绿衣的驭者和穿着蓝衣的驭者争夺黄金。观众每个人都是热狂地参加到一派里面去的。帝国的每一个城市都有这两派,它们按照城市的大小,这就是说,按照一大部分人民的闲散程度,相互间进行着不同激烈程度的斗争。——《罗马盛衰原因论》

高尚之人不经商,经商之人不高尚。

教育应当是提高人的心智,而专制国家的教育则降低人的心智。甚至对那些处在指挥地位的人,奴隶性教育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在那里没有当暴君而同时不当奴隶的。绝对的服从,意味着服从者是愚蠢的,甚至连发命令的人也是愚蠢的,因为他无须思想,怀疑或推理,只要表示一下自已服从的意愿就行。

变坏的绝不是新生的一代,只有在年长的人已经腐化之后,他们才会败坏下去。

人所悲伤的并不是人类的死亡而是他们的诞生。

自由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任意行事的权利。

一个公民的政治自由是一种心境的平安状态。这种心境的平安状态是从人人都认为他本身是安全的这个看法产生的。要享有这种自由,就必须建立一种政府。在它的统治下一个公民不惧怕另一个公民。

谦虚的人,快来,让我拥抱你们!你们使生活温和动人……你们想不使任何人感到惭愧。

法律在一般的情况下才永远是公正的,而在实际运用时又几乎永远是不公正的。

人口越多,人口比例越稠密,人民的欲望就越多,人民的虚荣心便越强。越是在人口众多、大多数人之间彼此不认识的社会中,人们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欲望也就越强烈。人们都想证明自己比别人优秀,以获取别人的尊敬。尊敬也是一个有限的资源,每个人都想获得别人尊敬,结果所有的人都无法获得。

富人不奢侈,穷人将饿死。

至乐蜞如读书,至要莫如教子。

自由不是无限制的自由,自由是一种能做法律许可的任何事的权力。

很赞哦!()

香哥心语

搜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