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姆语录

毛姆语录

为了使灵魂宁静,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月亮和六便士》

用幸福这根尺来衡量,那他的生活就显得很可怕,然而当他意识到还有别的尺来衡量他的生活时,顿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人生的枷锁》

我们对虚荣总是比对自负更宽容——因为虚荣的人对于我们的评价很敏感,从而满足了我们的自尊心;而自负的人对此满不在乎,结果伤害了我们的自尊。《随性而至》

他一向具有一种对生活的热爱,在他眼里,他遇到过的理想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对生活的懦怯的退缩。理想主义者自动地逃避生活,因为他受不了那种人群的竞争挤撞;他没有力量去奋斗,所以就把这种奋斗说成是庸俗的;他虚荣,由于的同伴没有用他对自己的估价来看待他,他就以蔑视他的同伴来自我安慰。《人性的枷锁》

只要你在接受这种不幸时稍有违抗之意,那它就只能给你带来耻辱。要是你把它看做是上帝恩宠的表示,看作是因为见你双肩强壮,足以承受,才赐予你佩戴的一枚十字架,那么它就不再是你痛苦的根由,而会成为你幸福的源泉。《人生的枷锁》

文学的最高形式是诗歌。诗歌是文学的终极目的。它是人的心灵最崇高的活动。它是美的捷径。《寻欢作乐》

让我们去寻求那些淳朴、敦厚的人的爱情吧。他们的愚昧远比我们的知识更为可贵。

人心有多大,悲哀伤痛就有多大。有些人,你和他们打招呼说:“最近怎么样?”他们会说“很好啊,谢谢你”。如果他们认为你真在乎他们好不好,那就真的他自以为是了。一个人最难做到的事,是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生活的中心,而只是在边缘。《作家笔记》

只要有人做出出乎意料的行为,旁人都会将原因归咎最不堪的动机。《月亮和六便士》

有时候,人会突然造访某个地方[https://lizhaoxiang.com],却神秘地感到这里就是它的归宿。《月亮和六便士》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的行走,尽管身体相互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的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月亮和六便士》

以为出身高贵的人一定要摆出一副高贵的样子,那只是暴发户的理解。《毛姆读书随笔》

人生有两宝,一是思想自由,二是行动自由。《人生的枷锁》

对我来说爱情就是一切,你就是我的全部,可它对你来说竟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这我怎么受得了?《面纱》

要是一个女人爱上了你,除非连你的灵魂也叫她占有了,她是不会感到满足的。因为女人是软弱的,所以她们具有非常强烈的统治欲,不把你完全控制在手就不甘心。女人的心胸狭窄,对那些她理解不了的抽象东西非常反感。她们满脑子想的都是物质的东西,所以对于精神和理想非常妒忌,男人的灵魂在宇宙的最遥远的地方邀游,女人却想把它禁锢在家庭收支的账簿里。你还记得我的妻子吗?我发觉勃朗什一点一点地施展起我妻子的那些小把戏来。她以无限的耐心准备把我网罗住,捆住我的手脚。她要把我拉到她那个水平上;她对我这个人一点也不关心,唯一想的是叫我依附于她。为了我,世界上任何事情她都愿意做,只有一件事除外:不来打搅我。《月亮和六便士》

我们要容忍他人,如同容忍自己。

只要你挨过穷,你内心里就一辈子是个穷人。《随性而至》

我的性格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喜欢有人作陪衬,不管他多缺德,只要与我旗鼓相当即可。《月亮和六便士》

一把刀的锋刃很不容易越过;因此智者说得救之道是困难的。《刀锋》

他不懂得在人生的旅途上,非得越过一大片干旱贫瘠、地形险恶的荒野,才能跨入活生生的现实世界。所谓‘青春多幸福’的说法,不过是一种幻觉,是青春已逝的人们的一种幻觉,而年轻人知道自己是不幸的,因为他们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全是从外部灌输到他们头脑里去的,每当他们同实际接触时,他们总是碰得头破血流。《人生的枷锁》

有人说灾难不幸可以使人性高贵,这句话并不对;叫人做出高尚行动的有时候反而是幸福得意,灾难不幸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使人们变得心胸狭小、报复心更强。《月亮和六便士》

我一贯认为男人的容貌如何是无关紧要的。我更感兴趣的是一个人的头脑,而不是他的外貌。

我觉得,大多数人这样度过平庸的一生好像欠缺点什么。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妄不羁的旅途。我的心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月亮和六便士》

那时候我还不懂女人的一种无法摆脱的恶习,热衷于同任何一个愿意倾听的人讨论自己的私事。《月亮与六便士》

下台的首相往往被视为夸夸其谈的演说家,不能领军作战的将军充其量不过是个市井英雄。《月亮与六便士》

很赞哦!()

香哥心语

搜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