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姆的更多佳句

毛姆的更多佳句

人在情绪激昂的当头,都会自然地以小说的口吻表达自己。《月亮和六便士》

他教导说,人都比他自视的为高,而智慧是解脱之道。他教导说,要脱离苦海并不一定要出家,只要去掉一个我字。《刀锋》

一窍不通的人以为无窍可通,因而也就可以以为他已无所不通,于是心满意足;要叫他相信并非无所不知,还不如他相信月亮是用未熟的干酪做成的来得容易。

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淡薄宁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糟蹋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著名的外科医生,年薪一万镑,娶一位美丽的妻子,就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他认为对社会应尽什么义务,对自己有什么要求。《月亮和六便士》

为了使灵魂宁静,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说这句话的人是个聪明人,我也一直在一丝不苟的按照这条格言行事:因为我每天早上都起床,每天也都上床睡觉。《月亮和六便士》

我害怕魅力太多的人,他们把你吞没,最后,你成了他们施展魅惑才能与虚情假意的祭品,我要的,是令我专注的东西。《客厅里的绅士》

同情体贴是一种很难得的本领,但是却常常被那些知道自己有这种本领的人滥用了。《月亮和六便士》

因而问我应当由谁来拨动琴弦,弹奏人类多变不定的灵魂偶尔渴望听到的曲调。《寻欢作乐》

“倘若对我施以谩骂能使你心满意足,我想我无权抱怨,女人从来都是褊狭的,在她们眼里,男人永远是错的一方,其实另外那一方也并非一身清白,无可指摘。”《面纱》

要品味生活的浪漫,你得有点儿演员精神,必须像个旁观者,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既超然事外又忘我投入。《月亮和六便士》

我生性有个缺点,对于外表欠佳的友人,怎么都看不惯,无论他的个性再好,与我有再多年的交情,如果有一口烂牙,或是鼻子长歪了,我就怎么也看不顺眼,而另一方面,对相貌姣好的友人,我则是永远都看不腻,即使认识二十年之久,我依然看不厌他们饱满的额头或线条柔和的颧骨。《刀锋》

爱开玩笑而又要人不觉得刻薄,天知道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天生善良的人往往是不太有趣的。《毛姆读书随笔》

除非真正跟男人一起生活,不然你看不(https://lizhaoxiang.com)出他的真面目来。《月亮和六便士》

他展现在你眼前的人物不是个体,而是活蹦乱跳,多嘴多舌的牵线木偶,它们唯一的功能就是张嘴替作者说出他打算捍卫或者抨击的思想观点。它们并不遵循自身的个性发展,而是根据作者的主题动机变来变去。这就好像一只蝌蚪没有长成青蛙,而是变成了一只松鼠,只是因为你想把它塞进自己的笼子里。《随性而至》

康德的情感可传递性理论很自然地引发了人们对传递问题的思考。艺术家——不管是诗人,画家还是作曲家——毫无疑问都通过作品传递信息,但美学理论家们却就此推断传递信息正是艺术家的创作动机。这一点我认为他们错了。他们没能充分审视创作过程。我认为当一个艺术家开始着手创作一部作品时,他并没有抱着理论家们所揣测的那种动机。如果他的目的真的是为了传递信息,那他就是一个宣传家,鼓动家,而非艺术家。《随性而至》

为了使灵魂宁静,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

爱情中需要有一种软弱无力的感觉,要有体贴爱护的要求,有帮助别人、取悦别人的热情——如果不是无私,起码是巧妙地遮掩起来的自私;爱情包含着某种程度的腼腆怯懦。

感情有理智所根本不能理解的理由。《月亮和六便士》

“我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刻了。我不打算跟任何人分享。”《剧院风情》

我知道痛苦不能使人格高贵。相反,它使人低贱。痛苦令人变得自私、卑鄙、吝啬,而且多疑。它让人鼠目寸光。痛苦不会让人超越人性,只让人更像禽兽。我奋笔疾书过多少故事想让人明白让我们变得顺服认命的不是我们自己的痛苦,而是他人的痛苦。

一个人要是跌进水里,他游泳得好不好是无关紧要的,反正他得挣扎出去,不然就得淹死。

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月亮和六便士》

有一种缺陷是大多数人所共有的,对此政治家也不能幸免;而这种缺陷在他(伯克)身上被放大到了极端:那就是,什么符合他的利益,他就愿意相信什么。我不知道该把这种缺陷叫做什么,但它既不是虚伪也不是欺骗。《随性而至》

魔鬼要干坏事总可以引证《圣经》。《月亮和六便士》

两人肩并肩地走路本身就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人生的枷锁》

很赞哦!()

香哥心语

搜索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