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姆的名人名言

毛姆的名人名言

人生实在太奇妙了,如果你坚持只要最好的,往往都能如愿。

你正在阅读的书,对于你的意义,只有你自己才是最好的裁判。

为艺术而艺术,不会比为喝酒而喝酒更有意义。

一个人的外表和灵魂如此不相称确是罕事。《月亮和六便士》

有的人的胸膛上已经沾了那么多泪水,我不忍再把我的洒上了。《月亮和六便士》

当你听到年轻人自信满满,目中无人地满口胡言时,当你看到他武断教条、偏执狭隘时,你生气做什么?指出他的愚昧无知做什么?你难道忘了,你和他一般年纪的时候也是这般愚蠢、武断、傲慢、狂妄?我说的你,所指当然是我。《作家笔记》

小时候得到的爱太少,以至于后来被爱都会令他感到尴尬。

我希望是个女孩,我想把她养大,使她不会犯我曾经犯过的错误。当我回首我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时,我非常恨我自己,但是我无能为力。我要把女儿养大,让她成为一个自由的自立的人。我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爱她,养育她,不是为了让她将来和哪个男人睡觉,从此把这辈子依附于他。我希望她是个无畏、坦率的人,是个自制的人,不会依赖别人。《面纱》

一窍不通的人以为无窍可通,因而也就可以以为他已无所不通,于是心满意足,要叫他相信并非无所不知,还不如他相信月亮是用未熟的干酪做成的来得容易。

生活不过是一片混沌,充满了各种可笑[https://lizhaoxiang.com]的、龌龊的事情,它只能给人们提供笑料,但是他笑的时候却禁不住满心哀伤。一群兴高采烈的人在听一个小丑打诨,正在捧腹大笑时,会在小丑的眼睛里看到凄凉的眼神,小丑的嘴唇在微笑,他的笑话越来越滑稽,因为在他逗人发笑的时候他更加感到自己无法忍受的孤独。《月亮和六便士》

我不知道真诚中有多少是在摆姿态,高贵中有多少出自卑鄙,堕落中有多少是圣洁的。《月亮与六便士》

世上没有哪句话称得上最后一句话。《月亮与六便士》

当你二十岁陷入恋爱时,你觉得那会是永恒的,而当你五十岁,你把生活,把爱情都看透了,你知道这不过是转瞬即逝的玩意儿。《木麻黄树》

虚伪是一个人所能寻求的最困难,最刺激神经的恶习,它需要永不间断的警觉和精神的高度集中。它不像通奸或贪食可以在空闲的时间进行,它是需要付出全部时间从事的工作,它还需要一种玩世不恭的幽默。《寻欢作乐》

他对生活感到不耐烦,因为他发现自己不能说出他内心那种模糊的冲动所暗示的东西。他的智力不适于表现他的精神。《人性的枷锁》

若是你的快乐感不再那么强烈,那么你的痛苦也一样不再那么揪心。《作家笔记》

有一些人很不幸,即使他们流露的是最真挚的感情也令人感到滑稽可笑。《月亮与六便士》

判断一种文体风格是否优秀,不能只看它在某些点上是否出彩,如某个用词是否古雅而恰当,某个句式是否复杂而精妙,还要看它是否具有整体上的和谐与美感。《木麻黄树》

“如果一个男人无力博得一个女人的爱,那将是他的错,而不是她的。”《面纱》

作家更关心的是了解人性,而不是判断人性。《月亮和六便士》

“如果你被我打动,我会鄙视你的”。《月亮与六便士》

有些人追求真理,坚定不移,为了实现它,不惜将他们自己的世界完全推翻。《月亮与六便士》

艺术是什么?艺术是感情的表露,艺术使用的是一种人人都能理解的语言。《月亮和六便士》

世界到处都是圆圆的孔儿,就算你是个格格不入的方头栓子,早晚也要适应其中。《人生的枷锁》

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你填不了。《面纱》

很赞哦!()

香哥心语

搜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