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二师兄

我要不发疯,不叫二师兄。

好吧,就疯狂一次吧,今年是二师兄年,他真发疯了,疯到了哪种地步,用这么一句话说吧,已经疯到了:我们不但吃不起猪肉,更看不见猪跑了。

要是有猪跑还有猪肉吃,关键问题是,猪跑哪儿去了?猪肉价格跑的太快太高也太离谱了,猪肉价格翻番,二师兄给人带来的惊讶不是不惊一诈,而是谈猪就怕。

宴席上不见猪肉,随上几百份子钱,竟然连几片猪肉都吃不到,有那么夸张吗?没有那么太夸张,总之猪肉少的,可以用“可怜”两个字来形容了。

点上一盘京酱肉丝,薄薄的肉丝下全是葱丝,再这样下去,菜得改名了,叫京酱葱丝还差不哩。

说多了都是泪啊,辛辛苦苦一天,只挣几斤猪肉钱。

猪,你今年怎么变的那么高贵了,身价怎么涨那么厉害啊,2019,向猪看齐。

二师兄得意的笑了:老猪不发威,你当有猪瘟,我若有猪瘟,身价翻一倍。

很赞哦!()

香哥心语

搜索文章

推荐阅读